《打工故事一百篇》 第二篇 山体滑坡

阅读 4930 | 2020/4/15 18:06:44


网络配图


《打工故事一百篇》第二篇 山体滑坡


胡二职中毕业后,刚满18岁。身材不高大,但挺拔壮实。他笃志好学,三年电焊专业的学习,加上是高级焊工的父亲的倾心传授,水到渠成,成就了他精湛老到的电焊技艺。锡焊,氩焊,铁焊等样样精通。
毕业时,正是盛夏。为了证明自已,又渴望走进更远更广阔的世界,就迫不及待地来到离家千里之外的南方沿海一座城市打工。
没有料到,他上班第一天,就显示出一种与众不同的魄力和魅力,引起了大家的格外关注。
那天做早操时,他做得一丝不苟,生龙活虎,而其他所有人却都做得马马虎虎,懒懒洋洋。于是,渐渐地,当场大家调侃他为“神经病”的喊声,汇成一声声惊雷,响彻天地。
第二天如此。
第三天如此
……
半个月后,就不如此了。胡二虽然一如既往地把早操做得虎虎生风,但再也没有人喊出“神经病”惊雷了。人们无论是审美还是审丑,只要司空见惯,就审视疲劳和无趣了。
于是,公司围墙又围起一个空洞和枯燥的世界。大家上班下班,吃饭睡觉,谈天说地,毫无新奇和神奇。日子一天天在沉闷中没精打采地流逝,转眼过了年,又到了惊蛰节。
突然一天,滚滚乌云铺天盖地,熠熠闪电划破长空,声声惊雷,扰乱天官。冬眠动物被震醒了,纷纷出洞,警觉地寻找更适合生存和繁衍的地方。
雷声大,雨点小。只是装腔作势地下了零零星星的大雨点,却又云散天晴了。
这是春汛到来的序曲。


网络配图


春日气候多变。一连几天,风和日丽。暖风把漫山遍野吹出了点点绿意和朵朵野花。突然有一天,阳光明媚,忽然间,一块乌云四处扩张漫卷,遮住太阳,寒风也肆虐起来。开始萌芽的落叶乔木显得格外孤寂,一些早开的花儿,飘落成泥,归于永久的沉寂。
没有电闪雷鸣,没有狂风大作,毫无征兆地下起了滂沱大雨。
紧接着一连几天,大雨时下时停,每一次短暂的停歇,都昭示着下一场暴雨的到来。
今夜的雨转变了节奏,从原来的大起大落转变成下得淅淅沥沥,缠缠绵绵了。滴滴嗒嗒,没完没了,像在忧郁地诉说什么,令人愁苦。
雨夜如歌,是在演唱悲歌!
雨夜漫无边际,一片苍茫。


胡二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眼前浮现出老家山山水水的轮廓模样和至爱亲人的音容笑貌。想起奶奶意外身亡的惨景,他又一次泪流满面。
那是发生在1975年时的家庭悲剧。
当时,胡二父亲在县城做焊工,他母亲带着小孩与胡二的爷爷奶奶住在乡下一座土砖瓦房里。
当时,胡二7岁,胡二的哥哥胡一10岁,其大妹妹5岁,小妹妹2岁。胡二是在后来在县城读初中时才第一次长时间离开乡下。
胡二记得很清楚,是在临近谷雨节的时候,一连几天,大雨倾盆,山洪暴发。在一个漆黑的夜晚,没有电闪雷呜,没有狂风大作,但远远近近的山洪的咆哮声,密集大雨的震耳欲昏的哗哗声,让全家人感到恐惧不安。
临睡前,奶奶说:小孙女同我睡吧!


半夜时分,突然一声巨响过后,胡二家的房子慢慢倾斜,然后在暴雨中轰然倒塌。原来屋后的山体滑坡了,一股泥浆裹挟着一块巨石,沿山坡冲撞呼啸而下,巨石猛然撞倒了房子的后墙。
顷间,一家三代7口人埋在废墟中。
村民从四面八方赶来,冒雨搬开横七竖八的梁木和椽皮,扒开倒塌破碎的土砖瓦片,抱出奶奶,她满身血污,脊柱被砸断成数截,已经永远闭眼了。奶奶遗体下的小孙女毫发未损,只是惊吓过度,已哭不出声来。原来,是70岁的奶奶,在千钧一发的危急关头,用瘦骨嶙峋的双手支在床上,用皮包骨头的身躯守护着小孙女幼小生命。
人们感动,悲悯,沉痛……无穷无尽,无以言表。


人们热泪盈眶,悲泪纵横。
所幸,其他人生命安然。胡二的母亲仅仅擦破了一点头皮。
家庭的变故,奶奶的牺牲精神,让幼小的胡二悲叹自然灾害的无情,领略到了母爱的无比伟大和深厚。母爱至高无上!
今夜,又一次想起这一幕悲惨情景,让漂泊异乡的胡二,注定又要度过一个不眠之夜。也不知道在何时,他迷迷糊糊地睡去了,在茫然的梦境中,总是找不到回家的路。


网络配图


天亮了,却大雨如注起来。在工作时,大雨的吼叫声搅得他心神不宁。突然他疾步冲进雨帘中,来到厂房后面,认真观察着那面高达十几丈的混凝土护坡。
山很高。在建厂房时,就几乎垂直切去了部分山坡,然后用混凝土护住山坡的切口。
长年累月的日晒雨淋和水浸风蚀,使混凝土老化爆裂,有几处已大块小块的掉落了,留下大大小小的缺口,露出了里面锈迹斑斑的钢筯。浊黄的泥浆从一些裂缝和缺口漫溢出来。
他想了一会儿,突然冲进公司经理办公室,向经理大喊:“要山崩了!山要崩了!”他浑身湿透,鞋底上的泥浆把经理办公室的地板涂抹得一片狼籍……

预告:第三篇 护坡崩塌在护坡改造工程施工的前夜

来源:黄生君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