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振华:开春第一游

阅读 3114 | 2021/2/20 21:16:18
文采飞扬

张振华:开春第一游

               开春第一游  

作者  /张振华

         时间有脚,不知不觉中,已是正月初八,假期余额所剩不多。今年因为疫情之故,走亲访友较往年还是少了一些,属于自己的时间自然就多了。早上起来,抬头望天空,明亮空澈,阳光温暖,又是一个艳阳天。于是跟仍躺在床上的女儿合计一番,很快形成了一个决定:爬云山。人都是有惰性的,尤其是假期,大人小孩都喜欢恋床,女儿也不例外。合计之后,她还慵懒地要求再睡半个小时。理由很狡猾,当然是养精蓄锐之类的说辞。作为父亲,女儿合理的要求我很少说不。一来我希望能帮她树立起正确的三观,二来作为两代人,她能主动跟你提要求聊事务,亦不惜为一件幸福的事。在她即将迈入青春期的年龄阶段,让她心门常打开并不容易。趁女儿打盹之隙,我迅速准备了早餐,收拾好了房间。

         这次女儿很守时,半个钟头后就按时起床了。洗漱和用餐都够快的,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一台电驴,两个人,一场不长不远说走就走的春游就开始了。

         与往年不同,今天我俩走的是云山大道。走老城,虽说电驴机动性强,但老街流动着人山人海车水马龙,怕堵得慌,到底还是会影响出游的心情。再者,听闻云山大道建设得很大气,一睹其真容之心也由来已久。果然,踏上云山大道,的确该刮目相待。路面宽敞平坦,标识清楚有序,左右各四车道,靠边者为非机动车道。来往的车辆还是蛮多的,车子在这样的路上行驶,就不会有杞人忧堵了。人靠右走在人行道上,心里会不时涌起安全感和幸福感。大道两边的新房如雨后春笋般,一座座,一排排,应运而生蓄势而建。看来要想富先修路,不是骗人的。

          电驴骑得不是很快,山一程,水一程,一路好风景。来到郊外,少了城市的喧嚣,多了自然的元素。菜园里,青青的,绿绿的,那些绿色食品格外惹人喜爱,尤其是那健壮硕大圆润的菜苔,恨不得摘下来撕掉皮咬在嘴里,美美地享受一番。小时候是有过这种经历的。每每放学后,总会沿着河边绕着菜园走,待肚子咕咕作响之时,这些无辜的菜苔就成了人胃中最好的填充物,那是世上最上等的美味!可惜,在大肚肥肠的今天,这种感觉已成了稀缺。有些菜畦上,油菜争先开了花,尽管不是开得最盛很满,零星地伫立在春天里,但是娇妍夺目,那是大地最好的点缀,连同旁边的白墙红瓦,绘成了春天里最生动的画卷。

        目的地是云山,路程不是很远,很快就来到了进山口。说来惭愧,作为武冈人,又办了云山卡,但一年下来,爬云山的次数屈指可数。原因是多方面的,时间是原因,爱好更是原因。人到中年,喜静不喜动。在有限的双休日里,时间更多去了酒桌和牌桌。球场疏远了,户外活动更难得了,尤其是爬山之类。男人有时就是个怪物,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诸如明知吸烟有害健康,却甘愿自掏腰包买不健康。爬山运动能出出汗消消肚,我心知肚明。但我总宁愿挺着将军肚,也不想与山试比高,或害怕心有余力不足。所以,爬山的念想更多时候是昙花一现,能落地生根者寥寥无几。于云山,我是熟悉又陌生的。今日之云山,我的的确确是陌生了。进山口怎么全变了?彻彻底底,似未曾来过。宽大的停车场,高大的接待中心,漂亮的环山路,还有一个偌大的水池,池水清清浅浅的,池中的石子粒粒可数。水面随风暗暗地流动着,偶尔映着阳光掀起金色的涟漪。如果再投放些七彩鱼,会多些灵性和生动,会让更多的游客流连忘返。当然,我能想到者,别人早已想到。只不过百废待兴,这还只是开头。水池旁边横七竖八匍匐着一些不大不小的假山,人累了,在上面或躺或坐,光溜溜的,想想都舒服。与假山不同,水池边的树,或大或小,或高或低,叫得出和叫不出名字的,开花与不开花的,都很规则地站立在那里,像是在等候着每一位游客的到来。

       小憩一会儿后,又往前骑了几百米,就到了竹林,安放好小电驴,便准备入门爬山了。也许是来得较早,游客不是很多。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天之计在于晨。凡事要趁早,赶早就有福利。在验票口我掏出云山卡和身份证,随同女儿快速通过大门径直地进去了,省去了排队等候之苦。只是,我掏出女儿身份证给验票员时,他用异样的目光多看了我女儿几眼。我知道他压根儿不相信:一个未满十一周岁的女孩有一米六几的个。山门与往常略有不同,在工作人员的精心布置下,中国红随处可见,大红灯笼也高高挂,多添了些节日的喜气。你看,这里几个,那里一堆,附在那些标有牛转乾坤字样的道具上,都摆着破势忙着拍照。新年新气象,新年好兆头。对生活有美好的向往,这乃常人之心人之常情。我试着怂恿女儿去凑凑热闹,拍个照的。你猜她怎么说?她竟援引网络流行语:当今爬山者有三类人,男人想着纯粹地爬山,小孩一个劲地想着好玩,女人忙着拍照发朋友圈。面对着女儿的不配合,我只能无语。俗话讲:儿大不由娘。我家未长大的女儿,何尝不是这样。埋怨着她的任性,但有苦又不能当面言。作为教育工作者,深知过多的说教和埋怨,有百害无一利,徒增烦恼。好钢用刀刃,润物细无声,无声胜有声。同时,更觉女儿在慢慢地长大,她开始有了自己的思想。我们大人要用发展的眼光来待她。这也是好事!这样一想,心轻松了很多,前进的步伐也轻快了许多。

       我的步伐是轻快了,但落后女儿,已有好些距离。她就像脱笼的鸟儿,放飞着她的自由,大步流星地找寻着她要去的方向。初生之犊不怕虎,这个冒失的家伙,看你能快速多远多久?心里一边这样唸叨着,一边又担心她的安全,我只能情不愿心不甘地紧跑快赶,跟上她的步伐。来不及欣赏山中美景,也无心去打量路上的游人。在上行上爬中,感觉游客逐渐多了起来。恍惚中一支烟的功夫,已超过五六拔行人。年轻就是好啊,与女儿并肩时,我双腿似乎灌了铅,沉重得很,往前往上每走一步,都很吃力费劲。问她啥感觉?回答得干脆利索:没事。好一个轻描又淡写,这不是给我出了难题: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在女儿面前我可不能轻易缴械投降,绝不能损掉父亲的形象。尽管前行的路还有很长,但我在心里给自己暗暗打气:张爹半老,风韵犹存,不能输,输不起。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低估意志的力量。心理这样暗示着,步伐倒也不显沉重。快速地通过了听经台、金盆洗手和卢仙借伞,还有桃源溪谷,直接来到了玻璃栈道。也许是心理效应,精神激励产生了能量。也许是身体突破瓶颈后,新陈代谢快速完成,元气随之快速恢复。站在诚惶诚恐的玻璃栈道上,大汗淋漓,但大气不喘,呼吸很均匀纯和。其实这种感觉,于我而言,早在中学时代跑步课堂上,已先知先觉,只是有些遥远。于女儿而言,她正需要这种人生体验和人生顿悟。破茧成蝶也好,浴火重生也罢,感觉和意境都师出同门。人都是先进地门再入天堂,才会享受到蜕变后的快感以及成功后的自信。玻璃桥各地景区都在跟风而建,物以稀为贵。既然如此,就没啥值得留恋。不远的仙人桥可大不一样,那鬼斧人工,完全是大自然的杰作,没有半点人为痕迹,那奇那险,天然雕饰,形象生动,叹为观止。

       抬手看表,时间快到正午,便想着下山之事。云山之难,难于上,下倒容易些。但怕双腿哆嗦踩空趔趄,我边走边提醒女儿放慢速度。其实,有时用不着提醒,她会在狭窄处被动地停下来。游人如织,说着本地话的少,操着外地口音者多,一拔又一拔,或上爬或下行,摩肩接踵,熙熙攘攘,络绎不绝,笑声歌声飘满了山间。下山后,停车场早已停满各式小车。后到的车辆只能有序地停在路边,排成一条条长长的车龙。此种盛况,从未有过。

         春风拂脸,暖暖的。云山醒了,她也笑了。


来源:红楼一痴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