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仇啦,报仇

阅读 1238 | 2021/2/23 12:06:21
太兴奋了吧,开笔就写错字!

报仇啦,报仇


一九八六年,陈三坨当上了村党支部书记,就有一群人逃离了故土,躲灾避难,亡命天涯。在这群人眼里就好比羊见到了狼来了,仿佛一场灭顶之灾降临到头上了。


事情还得回顾历史:陈三坨的父亲在集体经济、计划经济时代不想满足于现状,脑壳生得活,传承了祖上做生意好手的基因,他就离开生产队以找副业的形式在外面搞点投机倒把。赚了的钱除了给生产队投资外,还有大把的结余。特别是那年做糖精、味精生意赚得盆满钵满。


几年下来,全大队人还在住泥坯草房时,他就俢建了一座崭新的五柱七瓜的木屋。生产队有几个贫下中农不知是出于妒嫉还是对社会主义的深厚感情,便开始痛恨这个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上中农。


于是,他们组织起来,向上级党委告他的状。得到上级支持后,由兔子的贫协主席父亲为首的几个赤贫分子开始对陈三坨父亲进行清算,结果是把他的新屋做了队部兼仓库,给划上了新生资产阶级分子,赶出本生产队,成为了管制的对象。不几年就郁闷成疾,病入膏肓时,他把五个儿子叫到身边,当时成人的还只有大坨、二坨、三坨,老四和老满还是儿童。他咬牙切齿的吩咐遗言:”崽啊,你们虽有五兄弟,但没有一官半职,是奈何不了别人的。过去你爷爷八兄弟,大家都称八大金刚,还不是在乡长、保长面前点头哈腰。所以,你们要想为父报仇,就必须投机钻营也要混个大队干部,才能完成为父夙愿。“说完就怒眼圆睁,喉中扯炉,失去神智,但那丝气就是不得断落。直至三个大儿子三叩九拜,发了誓要为父报仇,他才如西山残阳倏然跌落下去,走完了五十年人生。


因为父亲是资产阶级分子,大坨、二坨都错过了当官的机会。直到改革开放后,三挖在一个当乡干部亲戚的帮助下,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特别是在”猫论“做为党内指导思想的时期,入党的政治标准显著放开了许多,也不要追查先人亲戚的政治条件。


经过几年的努力,三坨这个资二代终于如愿以偿的坐上了书记宝座。他放出狠话:”报仇的机会到了,当年那些整了父亲的人必然为之付出代价!“


当年整了三坨父亲的几个赤贫现己全部进入天国当挑夫去了,他们的儿子都没有传承父辈彪悍的精神,都是些老实巴交的村民。特别是兔子,真的是只胆小如鼠的兔子,当年他父亲当贫协主席确实也做过很多过火的事,如斗地主,斗四不清干部,割资本主义尾巴等,引起了别人后人的怨恨,好在那些被他整过的人后代都没有大的出息,因此,他还活得相安无事,如今三坨上台了,他兔子是整天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


俗话说:宁肯唱过头雅,不可说过头话。更何况兔子父亲他们几位还做了过头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时间一到,必然会报。现在兔子们这几个穷二代感到大祸临头了。


好在改革开放了,外面有工打,外逃不会为生计担忧,那年兔子二十八岁,还没成家。他们几个趁三坨还没有正式任职时,一夜之间,便悄悄的他离开了山村,向南方去了。


兔子他们外出后,连年都不敢回家过,他夜晚做恶梦都见三坨几兄弟拿刀追杀自己,好多次噩梦中惊醒不得入眠。好在他父母已双亡,两个姐姐也早已嫁了,已无后顾之忧。


直到二零一七年,三坨年老脱离了书记岗位,失去了权力,三坨才带着老婆儿女重返故园,造屋定居,两年后,三坨患了脑溢血报了箍,兔子几十年的心病也得到了痊愈。

来源:冷面书生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