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长恨水长东,深切悼念杜正凡同志

阅读 847 | 2021/2/23 15:32:08

人生长恨水长东,深切悼念杜正凡同志

人生长恨水长东,深切悼念杜正凡同志

惊悉杜正凡同志仙逝的消息,我失眠了几晚。

那天,我到邓家铺镇政府,蒋书记亲口告诉我这一消息时,我的心为之一惊。多好的一个人啊,多才多艺,又性格耿直。可生不逢时,怀才不遇,情郁于中,七十二岁就带着遗憾离开了他的家人。

他走得太匆忙,以致临终前我没能见他最后一面,也没有机会送他最后一程。这使我很自责。可能是我身体不好那段时间去世的,或者是天气太冷我待在家里不出门的缘故吧!总之杜正凡的死,我是浑然不知。

我认识杜正凡是从他放电影开始的,当时的农村,文化生活非常单调。他当时是公社文化站的电影放映员,我是他的铁杆粉丝。只要放电影,就会邀伙伴一起去看。只见杜师傅清瘦的身材,风趣幽默的讲解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和他深交是我到双桥中学教书期间,他家离学校很近,放学后,我们在一起的机会逐渐增多,我很欣赏他的书法,篆书,隶书,楷书,行书,样样在行,尤有行书,笔力遒劲,飘洒如行云流水,给人一种美的享受。

我岳父八十岁那年,我特意要他给我写一幅寿联以示祝贺。我问他字写得这么好,怎么不去投稿。他说他的作品多次在省市刊物上获奖,八十年代,《湖南日报》给他出过专刊,难怪他的字写得这么好。
  一次镇里召开五老人员会议(老党员,老干部,老教师,老劳模,乡村老贤人),共商当地经济发展大计,会上姚放华讲述了他年轻时献身农村电影事业的事迹,我深受感动,于是写下了“一个老电影放映员的电影情结”的通讯稿。回家我又想,杜正凡同志也是那个时代的人,他们为中国农村电影事业的发展作出过贡献,我想采访他,我要他将发表的作品找来,因为网络媒体需要图文印证,这样更有说服力。可我一直没能完成他的遗愿。

退休后,我给当地的政府搞新闻报道,听别人说,杜正凡曾经和湖南省的电影工作者联手到北京上访,反映政府没有善待他们的问题,引起当地政府官员的高度重视,曾作为维稳对象的一员重点关注,在两会期间,村镇两级派专人盯守,这对他的人格是个极大的侮辱。后来我想:我和杜正凡性格相同,很聊得来,我想将他拉进镇宣传员,宣传家乡经济发展,传递更多正能量的东西,为政府排忧解难,这也是我的责任。

人生长恨水长东,深切悼念杜正凡同志

于是我找到他,要他和我一起搞新闻,我擅长文字,他擅长编辑,制作,将当地好的素材制成VCI传播出去。

我和他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合作是到本镇的养殖专业户黄渊粮的农场采访。但因为文字的东西太多,我在《武冈人网》上发了,而他则在抖音上发表。后来他要我到本镇原柴山村采访,我从新闻的角度觉得价值不大,一直没有去。后来我几次去找他,因他要带孙子所以一直没有机会合作,可几次我的作品发表,他总给我打赏。我想他没有收入,我怎好要他的钱。一次我从他家门口过,看到他在门口,我停下车到他家坐了一会儿,看到他日渐消瘦的身子,感觉他突然老了许多。他告诉我最近到住院,出院后总感胸闷,他儿子要他到省城医院住院治疗,他认为肺气肿这种病注意休息和保暖,应该不会有太多的问题。我给他发了一百元红包,要他一定记得点,说是我的一点心意。

那天,他和我谈了很多,谈他的人生经历,在这里我才知道他年轻时的辉煌,只有初中文化的杜老,对琴棋书画情有独钟。年轻时在双桥公社当文化站站长,后又到公社放电影,为中国农村电影的发展作出过突出贡献。因擅长书法,绘画,曾经在武冈师范教过美术,后和人合伙办过美术培训班,为考湖南师大美术系的学生授过课,因体制内的原因,加上没有学历,所以与转正无缘。二干零三年,杜正凡又到广州某职业学院教了两年美术,难怪杜老师的字画这么棒。

晚年的杜老师愤世疾俗,对破坏生态环境的事总喜欢管闲事,因此也得罪了不少的领导。我告诉他要多报道家乡的好人好事,传递更多的正能量,对有些事发现之后可告诉当地政府,只要整改到位,就不必发稿,怕影响家乡的经济发展,影响当地政府的形象。

在我的劝说和帮助下,杜老师真的像变了个人似的,全身心地关心家乡经济发展,不再发负面的新闻。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这句诗用来形容杜正凡老师的人生再恰当不过了。杜正凡老师,年轻时风流倜傥,多才多艺,放了大半辈子电影,因体制内的原因,晚年一直没有退休工资,每月只有一百五十元钱的困难补助,这使他心里很不平衡。他性格耿直,眼睛里容不得半点沙子。对看不惯的人和事总喜欢在网上冲浪,因此得罪了不少领导。前不久,他将自己住的危房拍成视频,希望大家的转播能引起政府的重视。我将这段视频转给当地政府领导,殊不知,几个月未联系,我们竟成了阴阳两隔,怎不叫人痛心疾首。

愿杜老一路走好!因为天堂没有烦恼,没有痛苦!

谨以此文纪念杜正凡老师。

刘爱国撰文

2021年元 月28日

来源:刘爱国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