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蕨

阅读 2435 | 2021/3/5 20:37:36
蕨在而今,已属山珍;蕨之意味,可谓深长!

散文:蕨


蕨子是山里人家最易获得的绿色食材。因为普遍,它毫不起眼,在崇尚环保,崇尚素食的时代,称它为山珍当不逊色吧。

立春之后,气温回暖,蕨就开始萌动,从土里冒出尖儿来。惊蛰前后,人们开始有意识地采蕨了。冒出土壤四五寸的蕨是最受青睐的,头上顶着像田螺一样的花,又像一只握紧的拳头,其实那是它未开的叶,带着绒毛,活像一个花蕾。

蕨有个特点,干会越长越细小,当它完全成熟之后,就像伞柄一样顶着硕大的伞盖。因此未开叶之前的蕨很嫩,也会很壮硕。它们要么是紫色的,紫里透着淡红;要么是青色的,青里泛着绿意。

山里的孩子没有不认识蕨的。我从小在乡下长大,爬惯了山,淌惯了水,山里水里能吃的,我们都容易到手。蕨要算是餐桌上最平常的菜了。父亲常说,“出门弯弯腰,不愁没柴烧;出门动动手,碗里总会有”。早春时分,我趁放牛砍柴的时间,总能采到不少的蕨子。母亲把蕨子做成了吃不厌的佳肴。蕨炒腊肉,或者蕨炒板鸭,油而不腻,味都是道很不错的;做成酸辣的凉菜,拌上海带丝,加点蒜米,特别开胃。

蕨做成扎菜也是非常不错的。小时候礼拜天不上学,我与伙伴们背着竹篓爬好几里山路去采蕨,一个上午就可以采上三四十斤呢。回到家里,用清水浸泡漂洗之后,再用滚水焯一遍,用竹搭子晒着,三四个太阳就晒干了,然后薄膜袋子装好,等到秋天刀豆老了,把干蕨子与刀豆、豆角、茄子、红辣椒、蒜瓣混合盐、酒做成扎菜,装到坛子里密封。两个月后,五花肉炒扎菜,特别的香、脆;扎菜炒煎豆腐也别有风味;扣肉底下加扎菜,用火焖出来的味道特别爽口,这才是绝妙的美食。

小时候在农村,生活条件差,吃的小菜都是自给自足的。从小就学会了为冬季储备柴火与食物。因此,山里人家,靠山吃山,山里出什么,我们就弄什么回来。出蘑菇了,大伙大篓大篓地采蘑菇回来;出蕨子了,大伙大篓大篓地采蕨子回来。有的晒干,有的腌制保存,各家有各家的做法,各家有各家的习惯。冬天下雪,早上要上学读书,我常常在煮饭时,先从坛子里抓一把扎菜,加几个油渣放到饭上蒸着,饭熟之后菜也熟了,油渣拌扎菜,是小时候最下饭的佳肴。

蕨是好东西。蕨子是山珍美味,它的根更有价值。在过苦日子的时候,缺少食物,饥饿难耐,我的父母与祖辈都挖过蕨根。他们淀粉榨出来,煎成饼,做成干粉,加工成蕨根豆腐。那一次次队伍壮观的上山运动,仅为苟且活命,满山的蕨根都被锄头一遍一遍地翻过,只要有蕨的地方都被刨得寸草不生。可见,蕨它救过很多山里人的命啊。从土里刨食的日子是何其艰难,一去不复返了,我们这一代之后是无法体会那种艰辛与煎熬了。而现在,餐桌上的蕨类食品价格昂贵,以前稀松平常极其普通之物,而今却成为了稀有的宝贝。尤其在大城市,那些来自乡村,来自山野的食材越发珍贵。大都市的人们吃着熟成的肉,大棚的菜,住着钢筋水泥的楼房,有钱却难以吃上接地气的蔬菜,更不要说山珍佳肴了。

 时代是变了,曾经靠它养命的蕨成为了颇有价值的商品,于是人工养殖蕨类,加工蕨类的产业悄然兴起。蕨,它还是蕨吗?

 


来源:红楼一痴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