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领养一棵树

阅读 11524 | 2021/3/24 13:09:31

散文:领养一棵树

我曾在一篇散文里说过这样一些话,“树是世间最壮观的风景”,“树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领养一棵树,也是对生命的关爱。

在这个植树的季节里,春暖花开,校园里洋溢着春天的气息。学校决定对部分新栽的树木进行师生领养,这是一项有情怀,有温度,意义非凡的事情。我想比起孩子们多年后捐赠一棵树要有意义得多。一棵新栽的树,与你一起成长,经历烈日与风雨,经历青葱苦涩,经历快乐与喜悦。你守护着它,它注视着你,你可以与它交流,可以与它对话,可以抚摸它,倚靠它,观望它,它会是你永不变心的朋友。

在母校读书,工作,生活了三十多年,一家三代人毕业于母校,我对母校的感情很难用言语表达,那是一种连着经脉或者脐带的感情。一路走来,各种幸与不幸,各种烦恼与快乐,各种苦闷与辛酸,只能在夜深人静之时一个人独自品味。年轻岁月即成苦难的煎熬,中学阶段的迷惘,无可改变的先天因素,一次次卧病在床,生命给了我不一样的期许,我遭受了太多的磨难。同学的帮助,师友的鼓励,亲人们不遗余力的提携,还有史铁生的作品时时在激励我,他俨然就是我的精神导师。

当我满身疲惫回到母校教书,我内心里充满了感激。母校能够接纳我,我定不负期望。除了教书、读书之外,我把与专业相关的学科有计划地自学,全面提高自身素养。我感谢我的老师们,他们的肯定与帮助让我变得自信;我感谢我的学生们,他们的掌声给了我不竭的动力。一张张灿烂的笑脸,一声声温和的问候,我生活在年轻人之中,我依旧年轻,我依旧属于课堂。

当“领养一棵树”的活动启动之后,我第一个报名,我要领养一棵红豆杉。这是一棵年轻的红豆杉,它就像坐在教室里的孩子,焕发出健康的生命气息。我领养它,用它来纪念我在母校的过往岁月。有这个目的在,我见到它就如同回到了从前,从前的一切,从前同窗就读的好友,教诲过我的师长,给过我鼓励的领导,还有生命与疾病,爱情与婚婚姻以及许许多多还来不及回忆的故事。

我领养的这棵红豆杉静静伫立在孔子铜像的左后方,它已经冒出了新芽,细细嫩嫩的泛着绿意。从此,这棵树就是我的朋友与兄弟了,我每天都会来看它,当它长出红豆的时候,我会收集一些豆子把它种到山坡上,让它们长成一片森林。我也希望我的学生们能领养一棵树。树是最朴素的生命,你给它一个坑几筐土它就茁壮生长,无声无息。十年树木,当你重返母校的时候它已然长大成材,或已成为栋梁。

当多数人沉默不语的时候,我幽默地说,领养一棵树,只为返校找个理由:我去看我的树。我想,当这个话说给门卫听的时候,他会立马向你致敬的。



来源:红楼一痴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