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

阅读 37891 | 2021/12/19 23:14:22

酒仙

      故事要从2015年8月的一个上午说起。很多年以后,小莫在回忆那个上午的时候,对一花一叶说:当时你是那么聒噪!与旁边的美女说过不停。而一花一叶却对那个上午的小莫一点印象也没有。毕竟那个大厅当中美女如云,帅哥只有几枚。小莫回忆,当初你白衬衣,黑裤子,黑皮鞋,标准的面试土掉渣装。

      柠萌(2016年9月认识)回忆对一花一叶的第一印象:四六分头,白衬衣,兰花指,端坐在办公室,逼人的青春气息散发。整个人干净清澈透明,有种迷人的让人心动的气质。

      虎基哩(2017年9月开始熟悉)在很多年后回忆对一花一叶的第一印象:拖拉懒散,发如鸡窝,手似煤炭,衣不洗袜不换,房间汗臭与烟香同飞,垃圾共衣物一色。

       很多年以后,婷婷说:一花一叶,这六年,你经历了什么,小鲜肉是如何练成老腊肉的。

    这个关于酒的故事就在柠萌的身上,在岁月的年轮中,涟漪般的辐射开来,波纹荡漾着小莫、虎基哩、一花一叶。

      40公斤的柠萌有一米六的海拔,23岁的青春配上小巧精致的五官,冰肌玉骨小蛮腰,丰乳肥臀大长腿。声音美得像乳燕初啼,黄莺吟嘤。但她性格豪爽,犹如燕赵汉子,大刀快歌,大快朵颐。

     一花一叶与柠萌是同事,一个星期出差一次,一次一下午。办好事情后,二人就会去吃饭,吃着吃着就免不了喝酒助兴,最开始,柠萌一杯,一花一叶一瓶,三杯酒下肚,柠萌的白皙瓜子脸被扑上红霞,宛若初春的骨朵吐出的初蕾,又像是雪莲睡在恒古冰雪的天山。柠萌喝酒后双手握拳撑下巴,头微侧,秀发半遮脸颊,咪蒙醉眼半垂,一副疼人心,惹人怜,逗人爱的滴滴娇像。非柳下惠之辈不能自持。

    一花一叶乃不良人,但他只有赏花之心,全没好色之但,更无藏娇之屋。他最多只敢对柠萌说些酸溜溜的溢美之词,天下美色才十分,柠萌独占八分,天下人共分二分的胡言乱语。一花一叶马屁拍到实处,柠萌自然就不怎么讨厌与一花一叶喝酒。

      如此喝酒二年,柠萌的胃在酒精的锤炼下已经刀枪不入。而一花一叶这个曾经号称酒入豪肠,七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便是半个厕所的酒仙已经被柠萌秒成渣渣了。

       自然地,需要新的酒友,从来滴酒不沾的小莫加入了战场,偶尔小酌的虎基哩开启了弑神模式。

      当柠萌想喝酒的时候,总能找到各种喝酒的理由,今天王者凌风又被挨训了,走,庆祝去。今天王者凌风罚款明细出来了,走,拿王者凌风的血汗钱挥霍去。今天王者凌风教乘法口诀学生背成五八同城了,走,庆祝去……

    喝酒,柠萌有传说中的后羿,虎基哩有丝佛陀,小莫有贰品,一花一叶一人孤军奋斗,四处挑战,一副独孤求败的样子。唐厨是个喝酒的好地方,物廉价美,特别是老板娘特别漂亮,老板特别帅,哦,这个不重要。

     对于每一个热恋或者初婚的人儿,那甜蜜的情话会在酒后会不羞不躁的唠叨不绝,柠萌右手兰花指,轻捏酒杯,左手微扇杯口,一脸的陶醉,好像喝的不是酒,而是琼浆玉液,这个时候,给她一瓶雪花,定可令她勇闯天涯。小莫双手紧握杯子,一口一口的泯,品字决发挥到极致。虎基哩一般仰脖一饮而尽,酒肉穿喉,套马的女汉子一样。等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一个一个脸颊绯红,戏台子正式搭建好了。

   甜蜜的情话开始挑战满身的鸡皮疙瘩,柠萌轻吐:“不知在多少个夜晚,华灯阑珊处,独坐灯下,那无处放纵的情感倾泻而出,从我拿起笔,准备叙述你的细节开始,总是忍不住走神,真抱歉,情话没写出来,可我实实在在地想了你一个小时,也罢也罢,不写也罢。”这夜莺婴咛之声与满脸潮红相得益彰。这无处安放的情感,在酒精作用下,在周身萦绕,缠绵。

  虎基哩,平时大大咧咧,但感情细腻,动情的时候,华花为之折,容为之动:最近我们总是生气,说出来总会好受一点,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你身边,不要把所有的不开心都悄无声息的消化。感情淡了我们再培养,无话可说了我们就再去找话题,觉得腻了我们重新认识,要是累了就给彼此空间,人潮汹涌,遇到你也不容易,也不想再推开了,我希望你也这样想。

    电话的那头,小莫的老公,贰品:余生是你,满心欢喜愿与你遍历山河,仍觉人生值得,小妖,永远爱你。

     一花一叶是埋头独酌,数着掉落在地的鸡皮疙瘩。


来源:夜眼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