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步闲游遇“刺猬”

阅读 2963 | 2022/5/16 18:31:28
描景状物,栩栩如生。几十年护林人生路,在心中打下深深烙印,林中奇葩,难逃作者法眼。

信步闲游遇“刺猬”

信步闲游遇“刺猬”

  作者:杨进文(苗族)

  我今年上春退休,身居武冈市区,有时利用大好天气,信步闲游城郊,饱赏周边风光。威溪水库山光水色,波光潋滟,如诗如画;福地云山,奇山秀水,鸟语花香,风光旖旎,美不胜收;渡头(桥)风光,两岸河堤,美丽乡村,田园牧歌。河水潺湲,水波悠悠,水鸭戏水,相互追逐。石羊桥历史悠久,沿阶而下,直入小街,古色古香。未游之处,亦在计划之中。

   一日,我在辕门口街道办事处落子铺村移民组闲游时,邂逅到刺猬这位“稀客”,令我“大惊小怪”。其实此“刺猬”是一个天然的“四脚朝天”干杉蔸。无论是远观近瞧,与刺猬对比,十分匹配,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我仔细打量,这刺猬体重约3公斤,周身布满棘刺,嘴尖而长、耳朵小、四肢短、鼻长尾短、前后足具5趾;蜷缩成团,卷成如刺球状,浑身竖起棘刺,以保护自身。信步闲游遇“刺猬”

    刺猬是人类的“好朋友”,在野生环境自由生存的刺猬,它触觉和嗅觉很发达,它最喜欢的食物是蚂蚁与白蚁。虽然身单力薄,行动迟缓,却有一套保护自己的本领。当遇到“敌人”袭击时,它的头朝腹部弯曲,身体蜷缩成一团,包住头和四肢,全身竖起钢刺般的棘刺,宛如古战场上的“铁蒺藜”,使袭击者无从下手。

    刺猬扒洞为窝,日出而息,日落而作。白天隐匿在巢内,黄昏后才出来活动。它能抵抗许多毒物,喜欢把窝做在郊荒地的边缘或溪流边上,随寓而安。

   见到了刺猬,我就不禁想起自己年轻时性格如同刺猬,盛气凌人,锋芒毕露。无意间得罪了他人,但是我在护林工作上犹如刺猬爱护生态,给盗伐分子“竖起棘刺”;在管护的林区范围内布上“铁蒺藜”,使得欲想“打歪主意”者闻风丧胆。

    见到了刺猬,我就联想到自己曾经被单位(燕子山国有林场)“下岗分流”,身单力薄从苗乡城步来到武冈城里当保安。先后在龙湖小区、展辉学校、武冈大酒店、菁芗米业、凯德嘉博城肩负起防火、防盗、责任区域内的人身安全、正常工作秩序、治安秩序防范于未然。换而言之,就是把问题事件消除控制在萌芽状态。我像刺猬一样“使欲袭击者无从下手!”。

    见到了刺猬,我就与自己现时居无定所,随寓而安“对号入座”,因为儿子在广东发展,我老来还要跟着“下海”,与妻子到那边去尽力承担做爷爷奶奶的责任,像刺猬一样“竖起棘刺”去保护幼小的孙子孙女。因为隔代人后教育理念有差距,惟恐落个“惯坏”孙辈的“丑名”。

    总而言之,这次信步闲游偶遇“刺猬”,令我大开眼界,受益匪浅。刺猬既有好的一面,又有不足之处,我得“去其糟粕,取其精华”。


来源:先进文化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