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爱,像所有的夏天

阅读 2691 | 2022/6/14 23:29:38
父亲的爱,像所有的夏天,单纯、严肃、炽热,在生命里一点一点燃烧。

我一直是受父亲重视的孩子。哥哥从小乖巧懂事,积极上进,初中考入县城后,就一直在学校寄宿,因此父亲的关注对象落到了我的头上。

母亲常说让我有样学样,要像哥哥那样走正路。可我在父亲眼里是变了形的,我是他手中的一块泥,怎样捏,怎样塑,全凭他的意愿。读书成绩不好,回家就挨打,三天两头受教育,打得多了,成绩没有上去,但是分数上去了,因为我学会了弄虚作假,在成绩单上面改分数。被发现后,就要没收书包,赶到田里去干农活,如果干活不用心,又会挨罚,罚站,罚不许吃饭,在亲戚长辈面前数落我,让我感觉不到尊严,那个时候我认为,父亲是极为偏心的人。

到了初中,我也进入县立中学,脱离了父亲的管制,就像浮在半空的氢气球,随风飘荡,成绩时好时坏。令我没想到的是,偶尔交学费的时候,父亲会带着母亲来看我,母亲眼泪浅,说不了几句话就会眼泪汪汪。父亲是不想跟我说话,最多不会超过三句,就会转身离开。父亲来看望我的目的很简单,向老师了解我的成绩和表现,看我有没有改变,其实一直以来,他对我们的期盼是考上大学,但我那个时候年少,根本不懂得未来是什么样子。

不知道未来的少年保持着天真烂漫,喜欢烂漫的孩子一般都喜欢文学,因为文学喜欢骗人脱离现实,产生出许多不切实际的自由和幻想。父亲不知道,看见我喜欢读书就内心欣慰,就是进步的表现,因此我看《钢铁是怎样练成的》、《穆斯林的葬礼》、《路遥文集》、《封神演义》之类的书籍,他从不反对,甚至还从微薄的收入里挤出一些钱,给我们订阅了作文月刊。

然而叛逆是要付出代价的,愈叛逆,成绩就愈往下。高中时,又回到了镇上的一所普通中学,仍然是寄宿,每个月要自己背米去学校,食堂伙食差,还要带菜或者剁辣椒去改善口味。父亲对我仍不放弃。只是偶尔星期天的下午,有空闲的时候,他会推着那辆老旧的单车,将米袋子绑到后座上,陪着我走路去学校。学校离家十来里路,沿幸福大道一直往东,那时候幸福大道只是一条沙石裸露,两边长草的毛马路,幸福渠也还没做硬化,平静的水面下,扁圆的鹅卵石布满青苔,渠畔的白杨树高高耸立,叶子摩挲,发出轻微的沙沙声。父亲和我一前一后静静的走着,没有交谈,我看着他穿白色汗背心的背影,手臂如柴,灰灰的,我感到有些凄凉,但又不能和他说,只是默默无语,心情暗淡。

高考名落孙山,整个夏天,父亲没有我想象中的暴跳如雷,只是一直对我黑着脸。我很茫然,不明白这样生活下去有什么意义,我从不考虑明天,看着一些高考落榜的同学相继去了广东发展,我很是心动,想着倘若能够离开,就去外面独自谋生,但我不知道怎样和父亲开口。父亲对我仍旧没有放弃,他想尽办法筹措学费,又跑遍了武冈和洞口的复读学校去了解情况,帮我选择了他认为最理想的学校,让我继续复读一年。

父亲的坚持没有白费,第二年高考我没有让他失望,总算考上了一所大学。这个夏天父亲觉得特别骄傲,认为他的心血没有白费,我这块稀泥被他塑成了他想象的模样。

第一次去大学,是八月底,夏末的某个黄昏,父亲通过电话帮我联系了客车,然后送我到镇上的马路边等车。傍晚时分,客车从县城过来,途径小镇,远远的鸣笛,父亲看清楚是这辆车子之后,生怕对方忘记停车,急忙将自行车扔在了旁边的绿化带上,然后直接冲到马路中间,挥舞着手臂向司机示意,突然的举动吓了我一跳。看着来往穿梭的车辆,我向父亲小声埋怨,说他刚才的举动太过危险,父亲讪讪的笑,一边装行李,一边挥手让我上车,嘴里还说,到了学校记得要写信回来。透过车窗,他站在路边,朝我使劲挥手,直到成为一个黑点,最后淹没在霞光里。

毕业后远离家乡,我没有闲暇理会家庭,远离了那个宁静的湘西南村庄,也远离的了他们。成家之前认为自己是一条微不足道的鱼,因此也获得小小的自由,可以在东莞、十堰、绍兴、长沙等地自由的闯荡。我微不足道,承载着微不足道的艰难、灾祸、喜悦与幸福。父亲也不怎么理会我,只是一句很朴实的话:如果在外面混不下去,就回来,也能混个温饱。在父亲眼里,在这个世界里,我只能混了。还好,人生不长,容易混。

成家立业时,已近三十。人生进入三十岁之后,你会找到支持自己坚持做某些事情的理由,开始关注身边的人,关注那些被自己忽视或者不经意伤害的人,同时会再一次认识父辈们的意义。

只是我们在成长,他们却在老去,每一天都在和这个世界道别。我们漂泊寄居,他们朝思暮想,我们聚少离多,他们牵肠挂肚,可现实却让人无可奈何。

前些年,父亲诊断出肝癌,接到医院电话的时候,我泪流满面,有如剜心般地疼痛,我陪他在湘雅医院复查,也是夏末,我们坐在医院外面的长廊里,阳光下,父亲的形容像一只枯萎的蝴蝶,却十分安详,瘦削的脸,皱褶的脸,仿佛和这场疾病无关,只是他已经老去,老得只剩下疲倦了,但他不愿在我们面前表露出脆弱的一面。我静静地看着他的侧影,他的背有些佝偻,这个卑微的农民,从来没有绚烂过,如蚁如蝼,现在又安静得如同一片等待坠落的树叶。但是从古到今,父亲的爱,像所有的夏天,单纯、严肃、炽热,在生命里一点一点燃烧。

父亲的爱,像所有的夏天

来源:封清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