崀山喝茶梦留香

阅读 3122 | 2022/8/1 14:47:47
喝茶众生相,有趣!

崀山喝茶梦留香

同在新宁小城,与朋友不常见面,因为各有各事。经久未见,便想聚聚。一声吆喝,相约出行。或一二人,或三四人,少有“群喝”的:人太多,叽叽喳喳,麻雀子嫁女,令人心烦。本来图清静,却是嘈耳朵;受罪受罪,折磨折磨!这样的罪受过,避之唯恐不及!

或喝一杯咖啡,或喝几杯茶水。场所要好,要有情调;太差,则扫了人的兴致。咖啡要好,茶也要好;若差,也激不起人的雅兴。

小城茶肆十余家,或兼营:有鸿基,银都等;或专营:有月亮湖、文化茶楼、阿富等。印象深者,数文化茶楼与阿富,这里只说阿富:此处茶馆,坐落大兴路,规模不大,一楼门面,二三楼是茶室。进得店子,就见格调:无论室内、走廊,抬头可见茶画,茶诗茶词茶联相配,读之,未饮茶,隐约可闻茶香;未品茶,似若口舌生津。

记得茶店初进,美眉笑脸相迎,引入室内坐下,逐一介绍茶具,谈点鸡毛蒜皮的茶文化。而后烧水,清洗茶具,语音轻,动作轻,一颦一笑,一伸手投足,都是一个“轻”字相随。自然连贯,落落大方,温柔贤淑之态袭人。便有朋友被美眉的音容笑貌勾去了魂魄的,直了双眼,显出痴呆相。又有朋友一巴掌击向痴呆者,道:“是喝茶,还是看人?看你这饿样,要把人看烂!”美眉轻启丹唇:“想看就看,任你怎样看,这么大百来斤一个人,怎么看得烂,看不烂的哟!”说吧,脸若桃花,愈加好看。茶煮夷江水,柔情似水;烟飞万里霞,笑态如霞。在座四人,于是起哄:“喝喝茶,看看人,一举两得呀!”美眉久经茶场,经得起阿谀逢迎,一颗心异常平静,嫣然一笑致谢:“过奖过奖!”

有出口成章的,手指一翘起头:天涯何处无芳草;轮着续句的接上:只有此地芳草好;该续的不敢含糊:芳草长在茶肆里;最后一个结尾:一举一动多妖娆。

每人一句,口占得似乎“天衣无缝”。饮茶进口,吟诗出口,乐哉悠哉。第一听众与读者,当属美眉,她也鼓掌叫好。诗兴如酒,渐次醉人;美女侍茶,愈喝愈有劲,喝茶大比拼:一番慢喝,一番快喝;“慢慢舔”后“一口吞”,“一口吞”后“慢慢舔”。一边喝,一边插科打诨,愈说愈有劲,有劲有笑声,茶不醉人人自醉,谁说喝茶无醉意?时间若久,欣欣然、飘飘然之感,滋生周身,也会使人迷醉!迷醉之时,有友人道:美眉,你久在茶肆,以四字一句,说说喝茶的好,可否?美眉答:哥们,难度太高,小女子上不去!呵呵,上不去?

充能干的大显身手:我教你,以后记住活学活用:早茶一盅,一天威风;午茶一盅,浑身轻松;晚茶一盅,提神去痛;一日三盅,雷打不动。

 妙哉,美眉鼓掌;众人喝彩:经典!

红日西沉,玉兔东升。茶肆虽好,时候不早。结账是“ AA 制”:皇帝人人做,轮流到我家!一逢称“朕”,摸出几张百元钞,一抖哐哐响:“老板,结账!” 口气颇有力度,出手颇有风度。

美眉躬身送出门,“下次光临”听得明。出得门来,照例众口一词,奉承出钱人,送上几句陈词滥调:“哟哟,劳你破费银子!”

“客气个鸟,这点消费……算……什么鸟?我……永远……承包……这个鸟!”出钱人言毕,一个饱嗝,涌上酒力,一个趔趄,险些栽倒。朋友急忙扶住——他中午陪客,喝了许多酒,喝高了,云里雾里,说话带醉意。平时说话,声带有点嘶哑,带点娘娘腔,此时此地,因为茶水的点化,则更加“娘娘化”,声音是尖叫的,夹着醉腔,一道靓丽的人文风景,怎一个陶醉了得!

“鸟人!太监!”有人戏谑,一语迸出,一齐猛笑。路人驻足,莫名其妙。

古城新宁,因有崀山而闻名,又因申遗成功,愈加天下闻名。欲知崀山喝茶啥滋味,录以备忘。

崀山喝茶梦留香

来源:都梁月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