喉舌

阅读 2565 | 2022/11/23 17:00:44
岁月留痕,现实难言!

IMG20220816172040.jpg喉舌

九十年代初从穷乡僻壤走出去的大王,名牌大学毕业后分配在一家官媒担任编辑;他的弟弟小王因一分之差高考落第,小王想复读再战疆场,可父亲这年却因车祸逝世。

父亲死时,大王刚刚大学毕业,由于家中经济困难,小王只有辍学,在王庄担任了正式农民。灾难使小王变得贫穷,命运使大王进入了上流社会,活得风生水起,越来越滋润。大王由于对党忠诚,连连上升,十多年后已是一家党报的主编了,官至正厅级;小王本来就穷,老婆生了一种特别化钱的病,叫再生障碍性贫血,一周左右就要输血一次,可光化钱还解决不了问题,家里没有亲人献血,就会被停止输血。小王没办法,只有去无偿献血。打工潮席卷而来的时候,小王因为要照顾重病的妻子,只有呆在这贫穷山村里耕耘土地。

几年后,王庄就只剩留守老人和孩子了,小王便成了王庄之王。父老乡亲(指老年人)有什么胜任不了的事都要请他帮助,当然小王也是有求必应。王庄一百多亩良田不几年就荒芜了一半。小王种了三十多亩,他一个人起五更睡半夜,人累得骨瘦如柴,重病的妻子看着他暗自抛泪又伤神。她知道是自己连累了丈夫,如果她不生病,也和男人外出务工赚钱去了。

小王累死累活,还难以养家糊口,好在计划生育严格,妻只生下一个孩子,得病后就更不能生了。不然非饿死不可。大王住在大城市,收入高,家庭富裕,他只是将母亲接走,在经济上没有给过弟弟分文帮助。

王庄虽然所有年轻劳力都北上广务工去了,但没文化的农民工也赚不了多少钱,也就基本解决温饱,如果家中出现灾难,便会一夜致贫。在王庄五十多农戸中,贫困戸占三分之一。特别是在农村务农的更是低收入家庭。因为农药化肥猛涨而农产品却价格低廉,保不到投本。小王种三十多亩田,一年就只净收入一万多元钱。好在孩子在乡村学校读书,学费不高,除了给孩子每学期几百元钱之外,其余所有收入都进了医院。一家人生活吃的是自己种的粮食、小菜、菜油,很少吃肉,极力节省开支。

时间也过得真快,转眼就到了二零一八年春。一天晚上,小王接到大王电话,说是母亲患了不治之症,她老人家想回乡过老,想和亡夫葬在一起。她这些年虽然住大城市,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但白天黑夜一个人住在那间房子里,如同坐牢。她怕死后寂寞,就愿望和亡夫葬于一处,到了那边两人相互陪伴依偎。母亲也曾几次提出要回故乡住,大王坚决不同意,说是小王妻子有重病,小王既要劳动又要照顾妻子,回家过日子肯定太艰难,所以一直没能实现自己的愿望,也不知小王一家的生活状况。

小王听说母亲得了重病,心如刀割,整个人如坠五里云外,眼泪扑漱漱往下流。作为儿子,他没有尽到膝下之孝,母子离别二十多年了,因为哥哥住的那个城市太遥远,他也抽不出时间也囊中羞涩不能去看望母亲,大王是公家的要员也早把这片贫脊的土地忘记了,地位的悬殊太大,手足情也没有了。和大王结交的不是政府要员就是有钱土豪社会名流。他现在已混到厅级了,怎能瞧得起穷弟弟?

自从网络时代的兴盛,小王也捣鼓起网上文化,他开通了公众号取名为”悲情的王庄“,常常在自己公众号发一些短文,多是记叙发生在自已身上和身边的事情,描述农民生活的艰辛,偶尔也发些社会不公平的小牢骚。公众号成了小王唯一的精神寄托,如今他的儿子长大了,但因多种原因没有上过大学,只有挤身于农民工的行例,但能为家里多少挣得些收入。小王和病妻共度了二十二个春秋,二零一七年,妻子终因油干柴净,那个风烛残年的弱小生命离开了悲惨世界。

几天后,一辆进口名车开到了王庄,是大王送回了母亲,村子里的乡亲大多认不出大王了,因为当年离家的是一个英俊少年,而今已是半头霜雪的年近花甲之人了。不知这位高官面对故乡,面对乡亲有不有”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的人生感慨。

母亲的日子不多了,大王自然不能走,他要送了母亲这最后一程。王庄离县城有二十五公里,大王夫妇和司机吃住都在城里的高挡宾馆,他嫌小王的家太旧太老太赃,他嫌小王的餐饮低挡不卫生。小王挽留了大王一次遭拒绝之后,也就听之任之了。

一周后母亲仙逝了,安葬了母亲,大王火急火燎的离开了王庄,他给了小王一万元钱,这可能就是他们兄弟最后的了结。

几天后,小王在一个官网看到一篇文章”我的故乡王庄巨变“,把王庄描写成人间仙境,把王庄人的生活水平描绘成天堂。把农民的人均年收入写成七八万元,把王庄的老年人写得老有所依,老有所靠,就是这浓墨重彩对王庄的描写,激怒了小王,因为写文章的是大王。他说趁母亲病危送母亲回故乡,对家乡做了详细调查,被山乡巨变所感动,写了这篇文章。文章上了党报、数家官媒。

小王那晚打开瓶盖一口气喝了一壶老酒,借着酒劲在自己公众号发了一篇随笔短文,骂大王是睁眼说瞎话,骂他是当官忘了本……

小王还不解恨又亲自拨通大王的电话,又一顿大骂,大王最后向小王解释:兄弟,别那么大的火,为兄的职业是党和政府的喉舌,我如果一开始就说真话,那,为兄的早就和你一样做了王庄的耕夫,那种生不如死的日子我想过吗?小王默默无语了,他喃喃自语:什么不好做为什么偏偏就做了喉舌……


来源:冷面书生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