荏苒时光忆学棣

阅读 2182 | 2022/11/23 18:58:34
老师对龙生的担忧并不多余。当年我的一个学生师范毕业在乡中学教书,后通过自己努力考上了成都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在南昌大学当老师。第二年,糟糠之妻高改旗易帜了,只见外面的彩旗,倒了家中的红旗。此生现在是中文教授了,过去给我拜年,如今二零多年没有见到了。

downloadfile.jpeg

有几年时光,我在白沙复课班度过。其时,铺天盖地的复课潮,正席卷新宁城乡。而复课的首选之地,于本地而言,当属新宁一中举办的白沙复刻班无疑!

正是 2001 年暑假伊始,白沙复课班已是开学忙。其时,我任文 2 班班主任。一天,我从楼上的理科班下课返回办公室,来了一位学生,肃立办公桌前,中等个子,说话语气沉稳,他向我提出复课要求:老师,前几年,我高中未读完,不想读了,已在社会上打了几年工,深知有力气少文化的苦楚。现在想读了,积聚了一点钱,辞去了工头的职务,我一路匆匆从广东往白沙投靠您来了!

说话听声,此君老练,也很世故,我很惊异,世间还有这样人物!打工做了工头,居然“弃明投暗”,重启读书之念,他已经荒废了好几年,短短的一年复课时间,要去复习好高中三年的书本内容,谈何容易!

呵呵,得承认,他的话中不乏亲和力,更具打动人心的攻击力。

我望他一眼,他脸上写满期待;一席有说服力的道白,让我惊讶:东西南北中,发财下广东!已经在花花世界的钱世界里泡了几年澡,不大能够擦得干身子啊?

他看出我的疑虑,不做解释,他知道解释是徒劳的,只脸上微布笑意。看着我,等着我的明确答复。

他看出我的心思,轻声恳求道:老师,请相信我一次吧,我从来不是调皮捣蛋的人,我若不好好读书,你随时可以叫我回家……

在他面前,我说不出硬话;平生第一遭,遇上此等事情,试一下吧!因为他没有高考成绩通知单,凭这一条,我可以随时“一票否决”,拒而不纳。

img31.photophoto.jpeg

大凡有社会经验的人,心思往往复杂而细密,这号人在班里,若捧着书本读不进去,掀点风浪,隔三差五做个“奉献”,我这做班头的绝对吃不消!他不要出头,只在背地里操纵便是,摇摇鹅毛扇,当军师是也!

最终,我接纳了他。因为担心,我当然得做好应对之策!

一连上了几天课,他的表现让人放心,挺勤奋的,总是充满朝气,毫不懈怠。其他授课老师都满意,此学生听课异常专心。

约摸过了个把月,有天中饭后,他小心翼翼向我提出要求:这样学下去,证明效果不佳;他想加大自修力度,不在教室上课,只在租住的民房里自学!

成熟,此学生确实太成熟。作为班主任,我却根本无权批准此类请求!

想想看,复课班里,拼命读书者不乏有人,但吃酒打牌谈恋爱的,亦大有人在!当着爹娘面,表态读书意志坚;背了爹娘面,说的不值一文钱!不时劝退学生回家,那可是伤透脑筋的事情!

ngdsb.hinews.jpeg

如今,此君提出的请求,真是老大难,而且是难着我这个“老大”!一天到晚难见着面,天知道他干了什么?真的出了什么事,我怎么担当得起!此样举动,学校绝对不会准许的!若使他如愿,我绝对只能违心的瞒着学校!于是,我将我的顾虑一一说与他听。

听毕,他答了一句:老师,我是有妻室儿女的人,我怎么开得起人生的玩笑哟?!

闻听此言,又令我惊诧异常,很快,我答应了他,并且告诉他,为了你的一家,我豁出去了!

教室里再见不着他的身影,他有了不懂的地方,拿了题目请教于人。他在他租住的民房里,开始了他坚韧而执着的追求,心无旁骛,目不窥园!

每天清晨,我去催促在外租房的学生起床,每天深夜,我去检查在外租房的学生就寝情况,都会经过他的房前,总见他房门敞开,看得见他书桌上的书,见得着他埋首攻读的身影。外班的老师也说:这人像个读书人!都是这号角色,该多好!

就是经常性的测试,也允许他不参加,我给他留了卷子,或他来拿,或我送去……

img.alicdn.jpeg

复课班的学生,基本上都是“熟透了的”,半熟不熟的微无其微,读书就埋头读书,真个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高考书。对于搞环境卫生之类,即使有酬劳,大都目为“额外负担”,或推脱,或只求应付,草草了事。

此君与另几位学生,曾包下清扫环境卫生区的任务,清晨认真打扫,每扫一次,有几元钱的报酬,他们不掏入个人腰包,买了一个大挂钟,挂于教室里。一晃十余年过去,这个大挂钟仍然高挂在我广西兴安家中……

2002 年高考,此君录取于湖南师范大学法律系。

记得别离之时,他说:老师,您有什么要告诫的吗?

我说:考上大学,夙愿已偿,你给白沙复课班写下了崭新的篇章,可喜可贺!然又可忧!

他不解,问:忧从何来?

我说:你读大学三年,妻子抚育子女,何其不易;你一入大学厅堂,多情妹子相扰,投怀送抱,你会不会做负心汉?

他看着我,摇摇头,不出声,一脸凝重。我叮嘱:望君千万善待妻儿!

入学后,他曾给我一信,记得有这样的话:老师,难忘您的热心,您的担当,您的成全……学生永铭心中,没齿不忘……

读罢信,我心热,我沧桑的心,居然还能为自己激动!

此君姓龙,名志强,新宁火星庙人士。

遗憾的是,多年来多方打听,未知他在何方,无法与之联系!但在我心中,总有他的身影,总惦念着他与他的一家子:妻子还是不是原来的?

如今这世道,除了生身父母不能换,其他什么都是可以随时换的……

img31.photophoto.jpeg

 


来源:都梁月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