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仔的困惑

阅读 1443 | 2022/11/24 23:17:20

小雪过后,时令已进入严冬,年关将至,对于广大在外漂泊的游子来说,回家的日子已渐行渐近。那浓浓的故乡年味,似乎已迎面扑来,令人心潮澎湃……

 

位于湘西南新宁县境内的田心村,除了一个隘口,四面被群山环伺着。村子不大,也就几百号人,这里的村民大多都姓吕,很少掺杂有其它姓氏。进入村口,你定会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只见红瓦洋房见缝插针般散落于山脚下。或毗邻石崖,或镶嵌于池塘之畔,抑或懒洋洋地静卧于向阳的半山腰间……。如果初来乍到,你定会误以为自己进入了富饶的南欧小乡村。怪不得当地人称这里为“小香港”。

 

“小香港”并非浪得虚名。田心村虽小,但她孕育出了大批园林绿化工程人才,这里也是中国塑石假山行业开山鼻祖何清的故乡。该村村民常年在外地从事园林建筑工作,绝少有进厂坐流水线的,哪怕女性也不例外。他们普遍收入高,工作自由。如果运气好,一年包上一两项工程,少则几十万,多则百万千万进账。曾经有一年,我碰到该村一个包工头,无意中他发自肺腑感慨:钱嘛,对于我来说,没有特别的感觉,充其量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智仔是土生土长的田心人,将近而立之年的他,已有十几年的园林绿化工作经验。他身材魁梧,一米七几的个头,配上那油亮亮的印堂,煞是帅气。听村里人说,别看这小子年纪轻,可酒席上很难遇到对手呵。

 

两年前,他在老屋后的石林间忒是开辟出了一个新房基地。如今,一幢占地200余平米的三层独栋小洋楼拔地而起,装修精美,尽显奢华。

 

本打算年底入火,母亲也特地养了一头大肥猪准备办酒席。哪曾想,智仔半年前自从去了南疆后,就遇到了平生以来最大的麻烦事。刚开始,那边的疫情还不算严重,人们生活一切如常。可是到了八月底,形势急转直下。智仔一行几十号人突然间被要求就地隔离,直至今天,他们也没法离开工棚半步。

 

随着气候变冷,病毒传播速度越来越快。尽管智仔他们被封了许久,但离解封的日子仍遥遥无期。因为,他们所在的封控区,时不时会变魔术似地冒出几只“羊”来。 而据他所知,许多从方舱医院回来的康复者说,其实他们中的很多人在里面什么药都不用吃,只需多喝水就是,绝大部分患者会在一个星期左右自动转阴。

 

昨晚我与智仔通电话时,从言语中明显感觉到他的焦虑。他说,时间长了,封控中的许多人难免情绪不好,甚至有极端者想,如果能跟ZF签一份免责合同就可以出去的话,相信绝大部分人都会毫不犹预地签。他们愿意自行承担一切后果,哪怕真的面对死亡,总之不想给ZF添麻烦。听智仔说,眼下只有泡面吃了,也不知道今年能否回到家。至于新居进火的事,恐怕只能延后了。

 

时下,世界杯足球赛正在中东小国卡塔尔如火如荼进行中。区区290万人口的蕞尔小国,竟向全球敞开大门,据说截至目前,已有150万世界各地游客疯狂涌入。对于国外游客,卡塔尔政府不要求核酸证明,不要求健康码,更不要求隔离。每场球赛,看台上座无虚席,现场观众人数都不下八万,绝少能看到佩戴口罩者。

 

这一幕挺让人纳闷,难不成病毒也忙着去看球赛而忘了感染人?卡塔尔这一波“骚”操作,让庞大得令人瞠目结舌的世界各地游客群体顿时成了密接者,待赛事结束后,这批人又将回到各自的国家,不知要致多少人害病,要致多少人亡命,想想都后背发凉!


来源:阔海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